不器用

友達のうた[3]


#今天是仓安专场,日常。
#没有山田所以就不打山田tag了...

  今天只有大仓来了社团教室。

    “被横山拉着上补习班去了,说升学了不能再悠哉游哉下去...不能每天都来了对不起!”

“今天不想去呢...我妈做了咖喱饭等我。”

  他哭笑不得,盘着腿坐在椅子上,端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碗面边吃边和安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随性失踪和被迫缺勤算什么啊——”大仓失望的戳着面盒子发出声响,今天能大喇喇的坐在这里没人把他赶出去反而产生了几丝寂寞感。  “没人说教的饭吃起来可没意思啊...”
 

“大家都忙着呢。”

  安子嗅着空气里调味料的香气,馋虫蠢蠢欲动,脑内也开始盘算着放学后去商店街买点章鱼烧垫垫肚子,食物鲜艳的色彩浮现在眼前促人唾液分泌,咽着口水安子在社团日志里写下涉谷丸山横山缺勤的字样后盖好放回原处,然后提着书包招呼了一下大仓,两人便锁了门离开了。
    大仓提着装吃完面盒子的塑料袋一甩一甩,另一只手里拿着瓶茶继续喝着,安子觉得他的胃像个无底洞,装多少东西进去他都不会说饱。


  “大仓比赛的文稿动笔了没有?”

  “一点点。”

  她很想深入关于写作的话题,但对象不是丸山,她总觉得有些无法进行,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仿佛只有丸山能够接受她的想法并做出相应的回答。
  于是寥寥数句,便结束了这个话题。

  “安田别这么死板,也聊点社团以外的事嘛...”大仓拍拍安子单薄的背。相较开学时剪到贴后脑勺的短发,安子的头发贴到了脖子上,耳朵旁的头发被别在耳后,薄薄的刘海抚在额前随风动着,深秋带来了寒气染红了秋叶,空气扑在人的脸上带着草木蒸干水分的气味,落叶在脚下咔嚓作响的变成碎末,风一卷四散纷飞,发出初冬的信号。
  

  “那,丸山前辈…是什么样的人啊?”两个人拐进了商店街后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安子的眼睛在店铺招牌间移动搜寻着可以觅食的地方,视野里有不少步履匆匆的学生出入,让安子挂念起因故缺勤的丸山来。

  “感觉是个温柔可靠的人,能够解决各种问题,也能向他人伸手帮忙,在女生里很受欢迎吧。”
 

   章鱼烧的香味把安子的脚步带向了路的另一边,她装成心不在焉的抛出了问题后快步超过前面的人群赶往目的地。

  刚烤出来的章鱼烧飘着热气,饱满圆润,稍稍烤过了头的外层结了些许焦褐色斑点,油光和海苔粉酱汁混合成好看的颜色着在阳光下发出勾人食欲的光,安子三只手指支撑着盛食物的容器,用竹签在上面戳着小洞发出轻微的脆响。

“噢,你别看他在你面前可靠能干的样子,平常可不是这样子,和小孩子一样还为了吃和别人赌气,奇奇怪怪的京都人……可,为什么在你面前就不一样…”大仓掂起一个扔进嘴里,后半句被章鱼烧烫咽了回去,思绪突然被嘴里传来的刺痛感掐断,他张嘴呼着气试图让咬破的章鱼烧冷却下来,手在嘴边快速扇动着。

  两人慢悠悠的晃着被步履匆匆的人群甩在后面,这条街是上班族和学生的必经之路,开满了各种小吃店,每到下班放学便进入热闹的高峰期,商家们也开始活动起来,用自家独特的香味吸引着人群三三两两驻足购买。其中有一种背负着升学考试的重担,停在店铺面前等待时也不忘手指在空气里画着圈和字符,逐条默背在学校里划的知识点,手里抓着各种垫饥的东西掐着时间,匆匆赶向补习班。

  安子突然珍惜起肩负压力前最后一段快乐的时光,过不了多久他们也要投身到升学考试的拉锯战中。
 

“说起来——以前有听说过男人因为骨架小所以去扮成女人这种事...”大仓突然凑到安子面前,夜幕刚降临时的华灯染在他的眼里和发间,额前的刘海打下阴影稀疏的遮住了眼神,让人看不透真实的想法,虽然个子高处安子一个多头,脸上肉鼓鼓的反而让他带着几分稚气。
  “安田的骨架很小啊,像女孩子一样。”

    安子身体里绷着的弦啪的一下断了,她试图从大仓的表情里看出些什么,但世界上还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从一个人的脸上探查出他的心思。她揣测不出,只得拼命搜刮着可以组织的词语,热闹的大街在大脑的疯狂运转下变得安静下来。她把冒汗的手背到身后死死扣住,脑海里蹦出一连串借口都被否认掉了,空气中的压迫感浓度渐渐升高,安子屏住了呼吸。

  “嗯,经常有人这么说…”

   “真像啊——”大仓移开了眼神,但没有再多说,见安子心不在焉,便趁机伸手捻走了她手中最后一个章鱼烧。夕阳终于滑落到地平线下,墨色和霓虹的颜色浸满了天际,商店街也在他们左停一会右看一下终于到了尽头。
   

未完)

  大家好又是我,回来鬼画符了。
  文章写长了感觉慢慢脱离掌控了一样,但我会加油把它写好的。尽力写好。
  下一篇的这里大概会有人物设定出现!虽然没啥意思大家就当看着消遣吧(×)
  写了这么多maru的戏份比kura还少(讨打)
喜欢还请点小心心和评论( •̥́ ˍ •̀ू )

评论
热度(3)
回到首页
© 不器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