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器用

kicyu(全家桶)

#没错是混更(讨打)
#在危险边缘试探
#写了个大概是亲亲相关,满足私欲(bushi)
#女性向女性向女性向 关杰尼八×你
#ooc,一如既往不会起名,算是个练习


  大倉の場合

  你喜欢冬天一件单衣藏在层层被窝里面,不受衣物厚重包裹束缚的感觉使你能完全放开平日里与世俗周旋时所建立的防备,与此有同等效果的,是恋人的怀抱。

  大仓扣着你的手陷在沙发里,任由衣物与被子淹没盖住,空间里随气流窜动的尘粒在阳光下折射出别致的光泽,被一团暖气环着使得你们俩都有点睡意朦胧,你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随即将全身的重量放到了恋人身上,软乎乎的触感像极了一个大号抱枕。平日里并不能经常享受这样整日在一起的时候,所以这相拥入眠的时光对你们双方来说都弥足珍贵,原本今天也是睡到自然醒才是,但某人却不这么想。
   后腰上传来痒酥酥的触感,在被窝里揉乱的头发扫过你的脸,男人将头架在你肩上,鼻息吹在你的颈窝里,间而从喉咙深处滚出几个音节。

  “いい匂い。”

   亲吻留下痕迹从皮肤上浮现出来,玫瑰样的颜色。冒出头的胡茬蹭在你的皮肤上微微发痒,他翻身将你压进沙发,孩子一样用被子蒙住头,光亮被剥夺反而让听觉灵敏度上升了几分。相互交织的心跳,贪婪索取香气的吸气声,像是要将你揉碎融入身体般的拥抱,指尖抚在后颈上的凉意,但如往常一样的深吻却迟迟没有落下。他一下一下亲着脸颊,额头,耳尖,眼睛,却恶作剧般的忽略嘴唇。漆黑的视野带给人的是无限的未知,欲求的话滚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你心如猫抓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环着他的腰贴近希望自己的暗示可以被接受。

  大概是暗示被接收了,舌面略微粗糙的触感抵上你唇间描摹,轻啃着下唇如同美味佳肴一般享受,酒的麦芽香气绕进你的鼻腔,同时进入的舌尖扫着上鄂,卷住你的舌尖吮吸着。被面笼出的小空间里氧气稀薄,很快你的呼吸起伏频繁起来,却贪恋着温柔不愿罢手,对方似乎也明白这一点,继续在你嘴里胡作非为。

  但,
  当你将手搭上他的肩上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他却突然翻身卷走了所有被子,把你晾在冷空气里,假装无事发生过似的笑眯眯道了声午安,裹紧了被子开始“睡午觉”。
  ......
  然后被一脚踢到了地上。




 

横山の場合

   来了。
   门被拉开,横山迅速挤进房间。大概是从温泉那边出来就匆匆赶回来的原因,他的发间还浮着些许水汽的贴在额前。被蒸汽熏出的红晕还未从白皙的皮肤上褪下,昏黄的灯光勾勒出他的轮廓,框着影子投在榻榻米上。
 
  你假寐着,瞥见他的影子在原地晃动了许久,像是在疑惑与思考着,又令你回忆起了来温泉之前的争执,就不免为恋人的笨拙而气恼。

  只是看见其他情侣嘻笑打闹后随口提了一句已经交往那么长时间了两人还没有比手拉手更进一步的亲密举动,向来脾气好的横山这次意外的较起了真来,闹了个不愉快,连晚餐也吃得索然无味。你不是有意要怀疑他的心意,只是久久的停滞让你的心开始动摇,常人表现爱意的行为在你们之间几乎没有过,但日常细微的关心与不经意撞见看向自己的目光又让你看不清他的真实想法。

  身边窸窣的被料摩擦了几下,便只剩下呼吸声交错起伏,不是全身放松时肆无忌惮的频繁换气,而是屏凝着精神时平缓的与外界进行的较量。

  恋人的不坦率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就连面对一起走过近一半人生好友的调侃都会时不时脸红着去辩解,更别说招架住自己今天这紧追不舍的疑问了。但就算不坦率,也是自己所爱着的一部分,想到这里,压在心头的乌云突然就消散了。

  正如此想着,身旁的呼吸突然压到了耳边,你赶紧闭上眼。海盐的气息扑在脸上,触感柔软的唇在短暂停留随即迅速的撤退,衣料窸窸窣窣的声音马上就回到了远处。虽然看不到脸,但一定是红的可怕罢。

  不知何时外面飘起了小雪,绒毛般的一层一层挂在窗格上模糊了景色,看不真切,却又的的确确真实存在着。












丸山の場合

  像往年祭典一样,今年你也嫌人太多而找借口留在了家中,享受着平日难得的闲暇。夜晚吹着热风,孩子们雀跃着呼唤父母,情侣们挽着手前行,少年少女成群结队,手中扇子带出一股股小气流,饰品上系着的小铃随着跳动响着,木屐接触地面扬起喧闹与笑意,人们正赶向今晚城市的主舞台,舞台的主角也正在进行登场前最后的酝酿。
  你捻着手中的烟花线,斜倚在恋人旁侧。

  “下次要出去噢,想看你穿浴衣。”

  “你可别走丢了呀。”

  “我一直抱着你就不会走丢了。”

  “那样走起路很麻烦的笨蛋。”

  屋内的灯光落在他肩头,额前不经修理的碎发给他的眼前织上一层阴影,但却遮不住眼里的几点明星。烈日的消散稍稍安抚了躁动的蝉群,夏虫也冒出头合着小声唱起来,萤火虫抓紧时间四处飞舞,草丛中是热闹的小型祭典,连虫儿的世界也染上了些许人间的颜色。

    手中划拉着火柴点燃了花火线,影子映在他脸上明灭。跳跃的火星和燃烧的细小的响声填充着沉默的间隙。模糊的光亮断断续续刺激着你的眼皮缓缓阖上,困意战胜了等待花火的心顺势抽掉了你的力气。

  恋人很体贴的换了个姿势让你靠在怀中。不得不说人肉靠垫是件奢侈东西,周身温和的气息将你圈住,呼吸的轻微起伏与心跳声产生的安全感使你很快就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

  但伴随烟花在空中炸开的声音你从梦中抽离出来,氧气的缺乏使你脑海空白,欲要出声却被恋人的唇硬堵了回去,温热的触感叩开贝齿缠绵着,不知什么时候偷偷吃了颗糖,橘子味的糖块随着柔软的舔弄在舌间滚动刺激着味蕾,连续的攻击使人招架不住,呼吸被对方主导着,温柔的引导你主动索求,偷偷睁眼想看看他却发现恋人也笑眯眯的对着自己,吓的你赶紧伸手挡住他的目光。

 
  从长久的缠绵中脱离出来后空气里只残留着些许硝烟气息,烟花早就没了痕迹,你站在阳台上失落,欣赏完烟花美景的人们三五成群的开始返程,罪魁祸首却悄悄的溜进屋去。

  “只能等下一次了。”他啃着冰棍,风扇将柔软的发丝吹到额后,一副惬意的表情凑近你的脸,清凉的触感带着奶香再次落在你唇间。
  “浴衣,超期待。”

————————————————————————

  其他四位会慢慢写完!
  寒假开的坑,一直坑坑坑,半年过去了...还是没写完(?)
所有后续请自行脑补,对不起各位黑担姐妹没有刺激场面...(?)
喜欢请点个小心心哇( •̥́ ˍ •̀ू )

评论
热度(14)
回到首页
© 不器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