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器用

[仓安]旅

僵尸大仓*吸血鬼安子

傻白甜短 OOC

(非完全原创!)


  大仓将滑动的背包带拉上肩头加快了向山上前进的速度,沉闷的空气扑到冰冷的脸上,乌云压在他头顶的一方天空里,有大雨倾盆之势。

“看来今天晚上不能继续前进了。”

  他紧了紧腰间的登山绳,手接触到岩石的触感让他紧绷着神经,他努力控制住回头向下看的欲望,确认着手中石块的稳定性,抓紧时间向上攀爬,雷声轰鸣渐近,雨点落在裸露在外的皮肤上。

  虽然尽了最大的力气,但雨还是在他寻找到庇护所之前降临了,雷在他耳边此起彼伏的响着,闪电照着他苍白的脸略微透明。大仓将被雨黏在眼前阻碍视线的金发拨到两侧,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扣紧了岩石继续向上攀登着。被雨水浸透的衣服紧贴在他身上勾勒出肌肉的轮廓,同时也阻碍了他的行动,但他并不在意这些。

  安子听着窗外轰鸣的声音将身体整个的钻进了被子里躲起来,她看到书中描写人类听见雷声时会发抖害怕,突然起了模仿心思。但恐惧也好战栗也好,安子并没有这些情感,所以躲进被子里对她来说只是无聊的消磨时间。

  她撇撇嘴掀开被子,揉乱的短发翘着,在烛光里若隐若现,目光在顶面精心雕刻出的花纹上游走着,胃里的活动让她心情不太好。古堡空旷的可怕。每次她说话,回应她的只有自己的声音,和大厅正中央楼梯上的大摆钟。

  房间里冰冷的氛围让安子气恼的埋进了软绵绵的枕头山里。寿命与住所都不成问题的情况下,她想自己只缺一样东西,一个能永远能陪着她的存在。在存在的两百多年间安子忘记自己养过多少东西来排解自己的寂寞,寿命短到只有几个月的金鱼,长到百年的乌龟。有时候这些动物突然不见了踪影,安子也不去找,只当它们是受不了古堡的阴暗而逃走了。

  大仓没想到会有建筑的出现,他已经打定主意今晚靠在哪个石堆旁边暂作休整。

  但一座古堡矗立在他面前,看上去有些年月了,墙上的白漆被雨水和植物侵蚀的痕迹斑斑,由于缺少修整,一些房间的窗户碎裂着,风雨肆意的在其间穿梭。他可没工夫去辨别这是哪个时期什么风格的房子,就算他热爱着这些砖石堆砌出的作品,但现在避雨才是最主要的事。

“打扰了……”

  他推门进入这个古老的空间,站在门口查看了一番,走廊里的桌子上放着的一盏小烛台发散出偌大空间里唯一的光亮,大仓讶异,他以为这里没人居住。他靠近桌子,橘色的烛光使他心里升起一团暖意。

  安子竖起耳朵,目光投入房间门口的黑暗中。她感觉到了生物活动的动静,地板的吱呀作响伴随着微弱的烛光逐渐逼近自己所在的房间。

“是人类啊。”

  安子爬起来,踮起脚移身到门后,侧耳细听着门外的动静。说来奇怪,她没有感觉到心跳和呼吸的起伏。

  一个高个儿人影在门前晃动了几下后小心翼翼的进了房间,沾着雨水的脚步在地板上留下水痕,发丝被拨到额后翘着弧度,走到安子的床前瞧东瞧西,掀了掀被子,又理了理枕头。

  安子觉得自己心里有猫儿在挠,不能让这个不速之客再肆意妄为下去,胃袋搅动的比方才更加厉害,生存的本能促使着她去不要放过眼前的美味。她深吸一口气,向目标扑了过去

......

  几个枕头丢到大仓的手里,又添上一摞床单被子,高高的摞到他下巴处。

  晨光一扫阴霾,仿佛昨晚的狂风暴雨从未有过。照在院子里,给人以不同于屋内的温暖明媚。

“喜欢阳光的吸血鬼?真奇怪。” 大仓低头看这个少女模样的吸血鬼,摸了摸脖子上被咬出的两个孔。

“别废话!”安子见状推了一把大仓催促他出去,自己也跟在后面站到了紧邻院子的窗边。

“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个地方?”大仓麻利的将被子抖开挂在拉好的登山绳上,拍打着枕头一阵一阵的冒出点羽毛。

  安子没接话,收回搭在窗沿的手,阳光不知觉间爬到她面前,将她的指甲晒出一个缺口,冒着细烟。她看着庭院里的披着晨光的大仓。那是她永远也不能抵达的世界。或永生不死或灰飞烟灭,吸血鬼只有这两个选择,忍受蚀骨的焚烧去享受片刻温暖,她渴望,却也有些退缩。


  大仓走进屋,见安子的目光跟随自己胸部的凹陷沉默着。

“有一天去学校的路上,突然就被拐角的车子给带倒了。等反应过来就成这个样子了。”

  他靠在墙边,指尖划着自己手臂暗沉的肌肤,语气轻描淡写,像是在说别人的事。“因为没有痛,也没有流血,当时脑海里只想着不要被记迟到,所以并没有在意就爬起来继续赶路了。”

“但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的体温开始冰冷,肢体开始僵硬,心跳也听不见了。”安子听着听着眼神变化了。

“至少不用再担心活着时的温饱问题。”他语气轻快的伸手挠了挠头发,起身抬腿向厨房的方向走去。“也没有寿命问题,所以我就想啊,活着时被社会条件与身份所限制而不能做的事,说不定死后全都可以变成现实了。”招呼着安子一起进厨房,两人开始准备早餐。

“这是什么东西。”

“罐头啊。”

“关...偷?”

“就是——啊你们那时候还没有...”

“你快说是什么嘛!”


  接下来的日子安子听到了更多关于外界的事情,文明与艺术的繁荣,人类思想的觉醒,原本安子以为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扼杀掉的新事物,像星星之火般漫延到了她脚下土地以外千里的地方。冒蒸汽的东西跑的比马还快,几天的艰苦跋涉仅仅坐着就能达到,人可以潜入水中,甚至飞上了天。工厂中不再需要工人,只需要一种名为“机器”的东西,国家的主人不再是国王,倒是战争一如既往的不变,有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世间万物,有求必应......

安子感觉世界在眼前徐徐展开。


大仓清点着背包物品时,不停的添进一些古董器具,安子硬塞给他的,说是她最喜欢的东西。

“现在哪还用得上蜡烛啊...”苦笑一阵后还是将做工精美的烛台小心放进背包,鼓鼓囊囊的装了一大堆。
 
“谁说是给你的啊。”小姑娘佯装生气的看着他忙活,手里卷着自己的头发玩,褪去繁琐的裙装,安子套着比自己大几码的衣服,空荡荡的感觉和被风吹着贴在身上的触感让安子产生按耐不住的好奇与开心,不是旧式服装层层叠裹到喘不过气,单薄的棉料让她觉得自己能飞起来。

窗外寂静无声,风拂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声响,万物都归巢休息时只有古堡里的两个不知是不是人的活物在活动。

“那么——”

安子摩挲着自己冰凉的指尖,月光挂在她身上发着银光,她感觉她那不存在的心跳在耳边响着,平淡熬过百年后突然就有了那么一件事让她雀跃,她牵住旁侧人的手,原地站定了像是等待发号施令,她迫不及待想要远离这个古老的牢笼,推开厚重的大门,再也不回头。

“再不走,白天可就走不了了噢。”

“嗯。”

(完)

感谢观看!

修仙终于熬完啦,又填上了一个坑咕咕咕咕咕(?)
写的乱七八糟的...(退群吧你)
接下来有考试可能会停一段时间!

欢迎私信提意见

依旧喜欢请点个小心心...( •̥́ ˍ •̀ू )

评论
热度(20)
回到首页
© 不器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