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器用

友達のうた[2]

(活在话里的村子老师和酱油锦子同学)
(dczy你飘了)
(每次都这么短对不起!分篇分的莫名其妙)

【2】

  第二天安子便和横山打了个照面。黑发学长有礼貌的冲她打了个招呼。

“丸山昨天有和你介绍社团情况吗。”

“稍微,了解了一点儿...”安子心里默念对不起,虽说昨天丸山 已经系统介绍过了一遍,可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带着歉意说了脑海里残存的一些情报后横山抽出两把椅子示意她坐下,开始给她补充其他的信息,安子看他草草的将散落在桌前的书籍码好堆到一起,这是丸山昨天留下的。

“抱歉——”高个儿男生横在社团活动室门口,手里拎着一袋面包,看样子是跑过来的,气息还没有均匀,薄薄的刘海被汗水沾湿黏在额前,衣领处的扣子解开了两粒,汗水顺着脖子律动的线条滑了下去。

“噢,新部员吗?”他笑眯眯的走到安子面前。

“我是安田。”安子赶紧站起来自我介绍。

“大仓,在外面吃完再进来。”横山蹙起眉头。

“今天听maru提起的,说有个小个子来我们这儿,我就赶紧过来啦。”无视了横山的劝告,他坐到安子的椅子上,伸手到袋子里拿出一个菠萝包欲要拆包装。

“大仓 !”丸山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吓了安子一个激灵“书本会沾上食物的味道啊——”他走过来提了提大仓的衣领,下巴指着门口示意。

“可今天有新社员来,久违的新社员呀......”大仓看了一眼安子,盼着丸山能看在新社员的面子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吃完了快点进来,等会儿有事商量。”丸山拍拍他的背催促。

“别的社团慢慢走入正轨,我们也不能闲散度日了。”目送大仓出去后丸山让大家随便找地方坐下。安子找了一摞校刊放下书包。

文学部活动室不大,有限的空间里塞进了几个大书架和堆的到处都是的旧校刊显得能走动的区域更加狭窄。

“下个月县内的有一个写作大赛,村子老师说希望我们去参加。”

“可升学考试...”

去年我们什么名次都没得到,虽然说重在参与但自尊心作祟还是想拿点荣誉回来...”丸山打断横山的话继续自顾自说着。“所以今年,一定要争口气!”

“社长这里有一个新人在走神噢——”不知何时进来的大仓出现在自己身后,伸手用力揉了一把安子的脑袋后随即将手搭在肩上晃来晃去。

“啊!” 她从大仓身边弹开,聚焦到脸上的目光让她的脸烧了起来。

“对不起...”

“一定是大仓你没洗澡臭到人家了。”

“我昨天才洗过!啊?涉谷前辈?” 社团成员里不知道何时添加了陌生人。

安子见注意力转移到了别人身上,心便镇定了下来。她搓搓血色褪下的脸打量着新来的成员。

涉谷站在横山与丸山中间,让安子忍不住联想到峡谷地貌。挎包挂在肩上,校服脱了挂在另一只臂弯里,露出里面的古着衬衫,衣角整齐的扎在裤子里。细软的发丝贴着颧骨两侧,吊了几撮细碎的在额前,遮住了眼睛。

“刚才说到哪儿啦。”涉谷认为自己的突然出现毫无问题,递了个眼神示意丸山继续关于写作比赛的事。

“写作期限是两个半月,篇幅限制在短篇,任何题材都可以,无年龄段限制。”


“这倒是自由。”涉谷捡了个空地坐下。

“考虑到学业问题”丸山停顿了一下。“今年没有报名中长篇。”

“竞争不过一些专职作家和厉害的写作爱好者也是原因,中长篇掌握困难,不如将重心放在短篇...”

......

“第三年的时间重心应该在哪儿这个我知道。”

“可一味的学习,会变得无趣又刻板。照本宣科连人生都索然无味吧。”丸山抱起桌前的书堆一本本塞回原位。

  “当以后回忆起来‘我高中的最后一年经历过什么?’我可不想脑海里全是埋头苦学的脸。”

被一同留下打扫卫生的安子一边擦拭书架上的积灰一边听丸山自言自语。她抚着这些或新或旧的书脊,订书线散开的,印了污渍的,磕了角的。它们被谁珍爱过,又经历过什么故事,才会到这里来呢,安子想。


未完)


(我我我我我总会有奇怪的观点代入人物身上,是坏习惯)
  (还是喜欢的话请点个小心心( •̥́ ˍ •̀ू ))
 

评论
热度(5)
回到首页
© 不器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