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器用

吃不到粮只能自己割手指肉
没头没尾没设定,又没人看无所谓(你?)
每次都会跑到脆皮鸭的边缘(摆手jpg.)
沙雕lof主在线发疯

“所以,怎么回事?”

  安田眨眨眼,把嘴角一拉表示自己也不明白状况。
  一个伸展不开身体的小空间,面对面塞进了两个成年人,四肢交织架在一起,对方的气息打在脸上有点发痒,丸山将视线钉在墙面,努力将背贴在墙上,想要拉开与安田的距离。墙当然不会动,两人的距离也丝毫不见变化,安田的发丝挠着他的颈窝发痒,皮肤相接触的地方温度渐渐升高,呼吸平缓的交织着。虽说平常都有在一起,但这么近还只有睡着时才有。香水味搔着丸山的嗅觉神经使其深吸了一口气,他视线从对方银色的发丝上滑落到耳廓,在几处耳钉流连了一会儿,停在了脖颈上。丸山很喜欢这种肌肉与骨骼的线条感,流畅且柔软,在皮肤的包裹下,每个凸起凹沉都是完美的,在此之间蕴含着人的情感与灵魂,让他总想去亲吻。

“怎么了?”

“在想怎么出去的办法。”

  安田不语,揉着埋在肩上的脑袋,温热的鼻息抚着他的皮肤,亲吻渐变成了舔舐,牙齿抵住锁骨留下痕迹,气味被贪婪汲取引得人呼吸急促,对方的手倒是老实的控制着,喉间却哼出了一丝邀请的意味。

“一起想想,如何?”

“好。”



(没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懂我清奇的对话)

评论(3)
热度(5)
回到首页
© 不器用 | Powered by LOFTER